张毓强教授分享“新闻传播学科理论资源与研究范式转向”

发表时间:2020-09-12    浏览次数:

910日下午,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副社长、《现代传播》编辑张毓强教授在新传大楼408会议室带来题为《新闻传播学科理论资源与研究范式转向》的学术讲座,讲座由副院长骆正林教授主持,我院师生近百人到场聆听。

讲座主要分为“研究选题的选择”与“研究范式的转向”两个部分。首先,张毓强教授从自身编辑经验出发,点明了学术杂志选稿的两个基本标准:一是要有明确、真实的问题意识;二是论述过程需要逻辑自恰。张毓强教授指出,当前,不论是高校新传学子的毕业论文还是学术杂志的投稿文章,许多缺乏问题意识,或提出的问题为假问题。而要想提出真问题,需要从自己对世界的关怀、对人类的思考以及日常的阅读积累中产生疑惑,再通过阅读文献解答疑惑,无法解答的疑惑即为真问题。发现真问题后,在论证的过程中需做到逻辑自恰,即每句话都要有据可依。只谈观点与感受,没有论据的文章不具备学术价值。

接下来,张毓强教授分析了传媒学界学术研究的范式转向。近几年来,传媒学界发生了几种转向,一是我国学者开始从引进西方理论的范式中走出来,逐渐转变为立足本土,借助西方理论解决中国问题的研究范式。张毓强教授对我国近几十年历代学者的研究范式进行了简单总结。他指出,60年代的学者致力于将西方理论引入中国;70年代的学者开始消化西方理论,并将西方概念本土化,同时查缺补漏,引进未被关注的西方理论;80年代的学者则将视角转回本土,利用消化后的西方理论解决中国问题。这种转向背后是中国学者对本土问题的充分关注。但这也侧面反映出,当下的研究范式依旧囿于借用西方理论的窠臼,传媒领域甚至整个人文社科领域的中国观念仍十分匮乏。张毓强教授希望,未来90年代、00年代的学者能够创造出本土理论,更加贴合实际地解决中国问题。

另一种范式转向是新闻学研究逐渐偏向于传播学研究。不论是知名新闻学学者研究方向的转变,还是传媒学子研究选题的选择,都明显表现出对纯粹新闻问题关注度降低的趋势。张毓强教授认为,之所以出现这种偏向,是因为新闻学是舶来品,它在引入中国后受到诸多限制,西方的新闻专业主义在中国语境下丧失掉了原本的核心关怀,缩减到只剩新闻与政治的关系,新闻学研究也因此受到影响。而传播学却不断追随中国社会发展的脚步,积极寻找新的理论和视角研究中国问题,学科内涵日趋丰富,因此吸引了更多学者和学子的关注。

张毓强教授认为,不论是新闻学研究还是传播学研究,都应当在社会高速发展、生活经验不断裂化的当下中国,使用一种相对连续和稳定的叙事方式来描述中国和世界的关系、中国人和国家的关系、中国人和世界的关系,这是学界的核心关切和学术真问题的来源。

讲座最后,与会师生与张毓强教授交流了自身关注的相关命题,张毓强教授一一进行了详尽解答。副院长庄曦教授借以教师节来临之际,向张毓强教授的到来与分享表示了衷心感谢。


摄影/冯笑

撰稿/谢晓娈

审核/张郑武文 甄智

返回列表
Or use your account on Blog

Error message here!

Hide Error message here!

Forgot your password?

Or register your new account on Blog

Error message here!

Error message here!

Hide Error message here!

Lost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You will receive a link to create a new password.

Error message here!

Back to log-in

Close
Baidu
sogou